丽莎知道

英国大状惹麻烦!给前妻钱、为其还两套房贷,却被告”精神控制”!

在英国,除了婚前协议(Pre-nuptial Agreement),许多夫妻还会选择签订一份婚后协议(A Postnuptial Agreement)。它是在一对夫妇结婚后执行的书面协议,以解决夫妇在分居或离婚时的事务和资产。

就像婚前协议的内容一样,条款差异很大。但通常包括离婚、配偶一方死亡或婚姻破裂时的财产分割以及配偶支助条款。

立一份婚后协议有作用吗?在办理离婚财产补救程序时,法官会遵照协议上的内容来下达财产分割命令吗?

和婚前协议一样,婚后协议没有具备法律的约束力。然而,如果它操作得当,协议体现双方意图,条款满足双方的需求以及对双方都是公平合理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方想要挑战婚后协议的条款是非常困难的。反之,则可推翻整个婚后协议。

今天,我们给大家讲一个案子Traharne v Limb。本案中,双方的婚后协议算是无效了,当事人不需遵守婚后协议的内容来执行,理由是它没有反映女方的经济需求。

这回,男方有点亏。据说,他早已按照婚后协议的条款来支付前妻房贷了,现在还要赔上一大笔钱。

故事背景

Amanda Traharne女士是一名电影制片人、Christopher Limb先生是英国法律界相当知名的大律师。

2008年,Limb先生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Traharne女士,俩人迅速成为恋爱关系。

据了解,俩人在相遇前都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Traharne女士在第一次婚姻中有4个孩子,当时,其中三个小孩还在读书。Limb先生在第一次婚姻中有两个小孩,孩子已各自成家。

2012年,俩人开始同居。当时,Traharne女士把自己的房子出租出去,并搬到了男方的家里。由于她的孩子还在读书,其中三个小孩也搬过来一起住。

2013年1月6日,双方结婚了。

然而,他们的婚姻生活并没有很幸福。俩人似乎都受到前一次婚姻的影响,对新的婚姻没有什么安全感,经常为一些事情吵架。结婚没多久,俩人还各自找当地的牧师以及心理医生倾诉。

法院的资料显示,Traharne女士被评估为患有复杂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抑郁症,在她的第一次婚姻以及随后的关系中,她都患有以上症状。

2013年,Traharne女士在另外一个城市购买了一套小公寓,和她的小女儿搬到一起。她的理由有两点:第一,她对Limb先生的一些行为忍无可忍,想分开居住一段时间;第二,小女儿要到外地上学。

这是俩人第一次分居,他们只是选择周末在一起度过。然而,这一段分居的日子反而让俩人的感情变好了。直到2016年,Traharne再次搬回Limb先生的家中后,争吵又爆发。

2018年,双方就分居协议进行了谈判。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双方突然改变主意,在11月的时候,俩人以一份“婚后协议”和解。

据了解,该协议主要规定,双方将保留各自的资产,Limb先生向妻子支付了10,000英镑用于重新安置,并解除妻子两处房产的抵押贷款。

为什么起争执?

有了婚后协议后,俩人决定暂时不离了。Traharne留在了Limb的家中,再次过上同居生活。可惜的是,这种和解没有持续多久,双方最终在2020年再次分居。

Traharne女士随后提出离婚诉讼,又提出了财务补救申请,要求在财产分割上拿到一笔非常相当大的金额。

在这个过程中,Limb先生曾向法院提出申请,认为Traharne女士的赔偿大大超过了婚后协议的规定。他认为,婚后协议是非常重要的,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需要按照条款执行。

Traharne反驳,并给出理由:她受到Limb的胁迫和控制行为的影响,导致她无法自由地签订《婚前协议》。同时,Traharne要求对Limb的控制行为进行调查,调查的内容如下:

口头辱骂、大喊大叫,包括威胁使用身体暴力。

诋毁、轻视和贬低她,使她感到自己处于从属地位。

控制财务,使她需要依赖丈夫。

如果她拒绝听从丈夫的指示,包括与丈夫发生性关系,丈夫就对她不理不睬、生闷气和收回爱意。在该行为之后,当妻子屈服于丈夫的意志时,丈夫就会对她施以爱意和礼物(被称为”爱的轰炸”)。

控制家庭的运作,规范她的日常行为,限制她在家中自由生活的能力。

控制她在家庭以外的生活和时间,包括不断要求她在手机上安装跟踪器;不允许她有爱好或参加俱乐部,并且不允许她做任何没有事先征得同意的事情。

限制她与朋友圈联系,限制或控制互动。一再告诉她——她的家人和朋友并不关心她,让她不能与任何第三方讨论他们的关系,并限制她使用手机。

不鼓励她去教堂,以限制她离开丈夫的时间,限制她的独立性,使她与支持的来源隔绝。

强迫她一起喝酒,如果她表示不愿意,就给她施加压力

让她在丈夫工作完之前不要吃晚饭,不管他下班多晚回家都必须等他一起吃饭。

限制她的旅行能力,特别是去探访她的家人和朋友,如果她这样做了,就不理会她,或者在她回来时批评她,导致她感到害怕、沮丧和信心不足。

如果妻子不同意他的观点或在给被告指路时犯了错误,就鲁莽地飙车,目的是吓唬和恐吓她

随着时间流逝,上述行为都会因丈夫的大量饮酒而变得更加严重。

(哎妈呀,小编都惊呆了。。如果是真的,这婚姻生活还能过吗?)

因此,她提出,该协议不应具有效力,她是被迫签订的。

另外,她反驳说,第一,该协议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满足她的需求;第二,她的协议里的经济需求必须与财产分享索赔(Sharing Claim)提出的价值相同。如果法院评估的经济需求金额低于她的分享要求的金额。那么,法院需要按照分享要求来审判。

不出意料!丈夫全盘否认以上所有指控。他争辩说,妻子没有被胁迫签署协议,而且无论如何,协议确实满足了她的需求。

双方都提出了公开的提议。10月,Limb提出一次性支付30.57万英镑的净额。

11月,Traharne要求分享Limb的财产,要求他一次性支付105万英镑(这相当于前夫一半的资产),并对丈夫的SIPP的14.3%发出养老金分享令。

富有大律师前妻必须能保持同等的生活品质

根据所有证据显示,法院认为,Traharne所控诉的行为没有任何依据。另外,Limb先生的行为不能被理解为迫切或精神控制,更不能解释为:他的这些行为导致Traharne女士签订婚后协议。

经过调查,法院还发现,Traharne女士在婚前精神就出现问题了。换句话说,虽然她的心理结构和以前的感情破裂史使她无法知道什么是她的最佳利益,由于这样的缺失,她无法做出理性和深思熟虑的决定来签署一份不公平的协议,但这绝不是Limb的行为造成的。

不过,法官也承认,这一份婚后协议确实是无法满足她的需求。

据资料显示,Traharne在签署《婚后协议》后,具体会享有以下利益:第一,Limbs需要帮她主要房产偿还8.3万抵押贷款;第二, 解除2013年购买的小房子(5.3万英镑的抵押贷款),让她可以从该房产中可以获得每年约7,000英镑的租金收入(扣除费用和税款)。

法官认为,在Traharne女士的收入不变的情况下,该协议的规定只是满足妻子的短期需求,不能解决长期需求。主要的一大问题是它没有安排退休金以及养老金的问题,这没有办法满足她长期的需求。

也就是说,一旦她的工作时间结束,她只能享有租金收入、以及一般的国家退休金以及每年约6,000英镑的就业养老金。这对一个在八年的婚姻期间,一直是一个相对富裕的大律师的妻子的人来说是完全不够的。这些资金无法让她过上一样的生活,不能使她满足她的需求,只能说,只能是接近生存的水平。

同时,法官认为,这份协议在表达Traharne的意图上并不强烈。证据指出,Traharne当时并没有想立刻选择离婚,而是继续保持婚姻。这就意味着,她了解离婚后自己所获得的并不足以满足需求,所以才没有立刻做出离婚的决定。

究竟要赔多少钱?

在确认了这一份协议不能满足女方需求后,法官就要核算具体的资金数额了。

法官认为,Traharne女士要求的分享命令完全不合理。因为Limbs先生大部分财产都是俩人婚前积累的,在婚姻存续期间,他只是购买了两处相对较小的投资物业,其中一处是由其母亲的遗产份额资助的,另一处即使不是完全由之前的储蓄资助,也是主要由其母亲资助的。

另外,没有证据表明Limbs的资产在他们的婚姻期间增加了价值。事实上,在诉讼中花费的费用主要由Limbs出资,这可能会消除任何价值的增加。

因为,法院将拒绝Traharne女士提出的分享其前夫财产的要求。

接下来,法官通过双方资产以及负债的情况来计算。为让此次婚后协议更公平。撇开妻子的费用责任不谈,法院将评估妻子的需求为:第一,收入基金(191,513英镑);第二,资本需求(21,748英镑);第三,退休金(165,284英镑)。因此,这将是一个总数为378,545英镑的数字。

此外,法官还考虑了他们的法律费用。在这一次庭审中,男方产生了25.7万英镑的费用,女方产生了40.3万英镑的费用,总共66万英镑。

法官认为,由于Traharne的不合理行为,比如说:一定要说在Limb逼迫下签的协议以及非要分其一半财产的不理智行为,导致浪费法律资源-多开了许多次听证会,费用才会比男方的高出很多。

因此,Limb不应该为Traharne的错误买单,他不需要负责其所有法律费。

不过,为了确保女方在离婚后不会生活在贫困之中,法院还是命令Limb应象征性向妻子支付一笔80,000英镑的费用来补充律师费。

最后,法官命令,Limb先生需要一次性支付293,261英镑,并向前妻支付12.1%的SIPP福利的养老金份额。

丽莎评论:协议尽可能满足双方需求

据了解,本案的两位主人公总资产大概有400万英镑左右,双方为争夺公平的财务分割,花了65万英镑来打官司。这笔数对于一些名人、富商的离婚来说,可能不算大钱。然而,这对我们普通老百姓确实是惊人的成本。

丽莎律师行家庭法律师张昕蕾评价:

“本案可以给夫妻提个醒,双方在拟定一份婚后协议的时候,一定要聘请两名律师来分析各方的利益以及需求,列出公平以及满足对方需求的条款,这样才不会成为对方推翻该协议的武器。

本案的Limb先生只因一条退休金及养老金的条款,离婚的财产分割问题就无法按协议的条款来执行,这是非常遗憾的。由此可以看出,满足对方的经济需求是法院很看重的一点——特别是针对经济弱势一方。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的女主人公本来有可能争取到更多资金,以及根本不需损失这么大的法律成本。可是,由于一些无厘头行为,她完全扰乱了官司的进程,以至于得到这样的结果。我们认为这是不应该的。我们认为,当您一旦发现合约的需求不合理的情况下,请及时获得明确建议,走一条比较理性、合理的索赔路。”

如果您正在考虑订立婚前或婚后协议,请联系我们专业的家庭婚姻律师。无论您的个人情况如何,本篇案子只是一个指南,我们建议您一定要获得明确的建议,才能保证您能公平拿到想要的权益。

好了,本篇分享就到这里。喜欢丽莎的文章?请为我们点赞!

> 📱 丽莎的“掌上律师”服务 📱 <

如果莎粉们对于丽莎的“掌上律师”服务有任何疑问,或者想要了解如何使用丽莎APP,莎粉们可点击这里 ↓

《您的掌上律师行:如何使用丽莎APP?》

丽莎以简易图表,一步一步带您使用丽莎律师行的专属APP。

您和我们只有一键之隔。委托我们,您完全可以更加省时省力。对于住得远的莎粉,您更可以省下车费和舟车劳顿。丽莎只想为您做得更好。您说,我们做!委托丽莎,从来没有如此简单过!

如果莎粉们对于丽莎的“掌上律师”服务有任何疑问,或者有其他法律问题,都可以直接联系丽莎律师行(www.lisaslaw.co.uk),或者通过我们旗下官网《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UK-LISA)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咨询丽莎。

丽莎律师行联络邮箱:info@lisaslaw.co.uk

联络电话:020 7928 0276

联络微信号:lisaslaw003

《丽莎知道》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手机版:www.weibo.cn/lisaslaw

扫一扫,《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请同时留下您的联络信息,您的个人联络信息将不会被公开。*表示为必填项目。

Website developed by IIHGLOBAL and Managed by WP Ag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