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莎知道

德银赔付她600万镑,但要缴税277万?她一气之下把税局告上法庭!

不知各位莎粉对10年前那场操纵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丑闻是否还有印象,当时英国巴克莱银行被罚款2.9亿英镑,而德意志银行被处以17亿英镑的罚款。

从这时开始,德意志银行接连不断招致巨额处罚,公司运营也每况愈下,随后一步一步退出股票销售和交易业务,缩减自己的非核心资产,将证券组合剥离给高盛集团,破产疑云一直笼罩在德意志银行头上。

而我们今天案件的主角,正是德意志银行的前高级雇员,曾是10年前的操作利率案中被勒令解雇的7名员工之一,是前德意志银行驻伦敦的全球经济资源主管希瓦尼·马图尔女士(Shivani Mathur),下称“M女士”。

M女士因这场不公平解雇获得了600万英镑的赔偿,但让她没想到的是,英国海关税务总署HMRC却找上门来叫她缴税。于是乎,她又将HMRC告上法庭(Mathurv HMRC),争取自己最大的权益。

那么法庭是如何看待这笔高达600万英镑的赔偿呢?如果是作为收入来计算,那么理应需要纳税;但如果不能算作收入,那么她还需要缴税么?

今天,丽莎与大家聊一聊与此相关的工作税收问题,如何理解和定义我们的收入呢?

案件背景:

2015年4月,英国和美国政府联合对德意志银行处以25亿美元(17亿英镑)的罚款,理由是其操纵伦敦银行同业拆解利率Libor,并且妨碍监管机构调查。

上文提到的M女士从2008年7月加入德意志银行,并一直工作至2015年4月,作为处罚的一部分,M女士一开始被安排带薪休假,而后被勒令解雇。

毕竟在德意志银行兢兢业业工作了近7年,而且已经成为高管之列,M女士自然是对解雇颇有怨言的,并且对一开始提出的81,135英镑的赔偿金并不认可。

随后M女士以性别歧视、性骚扰、不公平解雇、不平等薪酬的理由起诉了自己的前东家。

根据英国《1996年就业权利法》,如果不公平解雇索赔成功,当时的赔偿限额为78,300英镑,而性别歧视、性骚扰和不平等薪酬等索赔是根据英国《2010年平等法》将进行裁决的,赔偿是没有上限的。

毕竟这一案件涉及到有关性别平等问题,德意志银行当时本就在风口浪尖,舆论的中心。如果M女士执意要将这个案件进行下去,德意志银行很多的内部问题将有可能会公之于众,可能会造成更严重的影响。

为了化解这场诉讼,德意志银行和M女士达成了私下和解,尽管M女士一开始索要赔偿金额为1500万英镑,但经过协商之后,赔偿金额来到600万英镑。双方就此签署了针对保密协议,M女士也撤回了自己的诉讼请求。

就此,M女士的解雇风波逐渐化解,但没想到的是,越来越多的前雇员来到伦敦的就业法庭,声称自己是利率操纵案中被勒令不公平解雇的雇员,德意志银行也不得不开始应诉。

600万镑和解金到位了,但是税局却找上门来

M女士虽然私下里与前雇主德意志银行达成了和解协议,但是这一事件毕竟是当时的热点,和解的金额也受到大众的关注,英国海关税务总署HMRC自然也关注到了这一案件。

根据和解协议,德意志银行将会向M女士支付600万英镑的和解金。在条款中,首笔赔偿金额的3万英镑是无需扣除个人所得税和国民保险NI。

而在接下来的和解金支付中,根据PAYE的要求,德意志银行从中扣除了2,677,460英镑的税。也就是说,600万英镑的和解金当中有大约44.5%当作税金缴纳。

这和M女士一开始所期望的1500万英镑差的太远,觉得自己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来处理与前雇主的问题,最后却没能得到期望的赔偿,还让税局拿走近一半,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

维护自身权益,将税局告上法庭

为了能够获得这600万英镑的和解金,M女士再次踏上了诉讼之路,这次控告的不是自己的前雇主,而是英国海关税务总署HMRC。

M女士认为这600万英镑是对自己情感和精神上的赔偿,不应该算作收入进行纳税。

但英国税局对这笔钱有着自己的理解:HMRC认为这笔资金属于M女士的收入,是应该以收入的名义进行纳税的。

在这一点上,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那就是这笔钱到底是以什么名义进入了M女士的腰包。

根据英国《1996年就业权利法》中第27条的规定,工资是指与雇员工作相关的任何款项,其中就包括这一条:任何保护性的裁决后所支付的报酬。

此外,根据英国《2003年所得税(收入和养老金)法》中第401条的要求,当直接或间接因素中止雇佣关系、或岗位职责发生变化、或就业收入发生变化后所支付的款项,属于个人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的范畴。

如此看来,法院需要认定这笔钱是否与中止雇佣关系有关,是否与保护性裁决有关,方能够确认这笔钱是否需要按照收入进行纳税。

法院驳回上诉,原告无奈上交267万镑税款

回到M女士的案例当中,如果M女士可以证明这600万英镑与中止雇佣关系和保护性裁决无关,是间接的方式收到的,那么就无需按照就业收入对这笔款项进行征税。

然而,由于当时协议签署的较为草率,没有进一步的细分600万英镑的具体用途和目的,没有确凿的证据来简单地认定为损害赔偿。

法院认为,和解金和中止劳务关系之间存在必要的联系,和解金是中止劳务关系的前提和触发点。此外,和解协议中没有细分600万英镑的细节,在没有支持性证据的情况下,除了HMRC认定的4.4万英镑情感损害金无需缴税外,其余的金额都应该以M女士的收入来计算。

也就是说,HMRC有权收取M女士267万英镑的税款。

丽莎提示:

通过M女士的案例,我们可以发现,英国税局在认定收入时是严格按照法律对款项来源的界定进行税收的。

那么哪些款项属于收入,应当进行纳税的呢?

根据英国《1996就业权利法》中第27条的规定,工资是指与雇员工作相关的任何款项,包括:

任何费用、奖金、佣金、假日工资或其他可能涉及到其工作的薪酬

《1992社会保证缴款和福利法》规定的法定工资病假

《1992社会保证缴款和福利法》规定的法定产假工资

担保工资:即便雇主对于雇员的工作量需求减少,但也需要正常支付薪酬

支付履行工会职责等的休假费用

因生育原因停职的报酬

恢复或重新雇佣应支付的任何款项

继续履行劳务合同应支付的任何款项

任何保护性的裁决后所支付的报酬

如果M女士在谈判时与前雇主声明这笔款项的具体细节,那么是有可能免除一部分税务负担的。然而,M女士总是以“息事宁人“的想法来处理这一问题,最后选择了接受和解金,却没有在和解金的名义上做好功课,导致自己缴纳了267万英镑的税款。

这也给广大莎粉提了个醒,如果您遭遇了不公平解雇甚至更加不可接受的职场行为,想要通过仲裁或谈判来进行解决,那么请注意在起草协议时,注明款项的具体细节。

对于雇主来说,600万英镑的和解金也会带来不少的雇主NI费用,其实也应该“从长计议“,可以节省不少的开支。

其次,雇主,尤其是公司的董事,更是要为公司的行为承担责任,不仅仅是对外的公司行为和公司形象,对内的公司管理和制度也是尤为关键的。

如果出现办公室欺凌和骚扰、性别歧视、不公平薪酬,如果案件进一步演化可能会是一笔天价的赔偿。因此,确保办公室的氛围、员工的行为守则也是非常重要的。

好的,今天的文章就到这里。如果您作为雇员认为公司的一些行为侵害了您的权益,或者您作为雇主不明确自己的做法是否触犯法律。您可以寻求法律咨询,相信丽莎的商业律师团队会协助和解决您的困扰或纠纷。

任何英国税务方面的问题,也欢迎联系咨询丽莎会计行。

觉得丽莎的文章不错?请不要吝于点赞和转发!您的支持是丽莎继续前进的动力,我们将尽力为莎粉们提供最新最全的实用信息。

> 📱 丽莎的“掌上律师”服务 📱 <

如果莎粉们对于丽莎的“掌上律师”服务有任何疑问,或者想要了解如何使用丽莎APP,莎粉们可点击这里 ↓

《您的掌上律师行:如何使用丽莎APP?》

丽莎以简易图表,一步一步带您使用丽莎律师行的专属APP。

您和我们只有一键之隔。委托我们,您完全可以更加省时省力。对于住得远的莎粉,您更可以省下车费和舟车劳顿。丽莎只想为您做得更好。您说,我们做!委托丽莎,从来没有如此简单过!

如果莎粉们对于丽莎的“掌上律师”服务有任何疑问,或者有其他法律问题,都可以直接联系丽莎律师行(www.lisaslaw.co.uk),或者通过我们旗下官网《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UK-LISA)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咨询丽莎。

丽莎律师行联络邮箱:info@lisaslaw.co.uk

联络电话:020 7928 0276

联络微信号:lisaslaw003

《丽莎知道》官方微博:www.weibo.com/lisaslaw;手机版:www.weibo.cn/lisaslaw

扫一扫,《丽莎知道》微信公众号:

发表评论

请同时留下您的联络信息,您的个人联络信息将不会被公开。*表示为必填项目。

Website developed by IIHGLOBAL and Managed by WP Agents.